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花间京韵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0-09-13 06:00 来源:未知 浏览:

花叶之鲜,比阅微草堂三百年的“庭前十丈紫藤花”差不到哪儿去。

京韵园里,好些长形玻璃柱连成一扇立屏,上面有一篇很长的富连成训词,也算应当遵行的学规。六字句,上口,易记,讲透了人生的道理,说破利害,全是入心的大实话。

玩票的、养鸟的,近旁住着,很多时候,就爱奔这儿来。要不,总像欠点儿什么,不得劲。

马力

过来一个胖子,头发全白了。有人跟他客气几句,他呢,坐定,一句话没有,只管闷头摇蒲扇,好让老哥几个凉快凉快,板眼却在心里打着呢。这是清赏,过会儿听“角儿”的瘾。比起公园里百十号人的大合唱,另是一个味儿。

园子分东西两半,当间儿夹着晋阳饭庄。饭庄西墙紧贴着纪晓岚故居,就是阅微草堂。

绕着园子开出窄道儿,墁了一层青砖,散乱的枝叶把影子投在上面,花花搭搭。有人遛弯儿,鸟笼子跟着膀子晃。转了几圈,在一个白石圆桌前停住,瞧几个小孩儿趴着画太阳下的花。花里闪出梦的光。孩子们的明眸里都含笑。

京韵园,珠市口西大街上的一景。

大伙儿还没有回家的意思,哪怕耗到天黑下来,街灯亮了,仍惦着有戏听。

乾隆寿诞,徽班进京供奉。三庆、四喜、春台、和春四大戏班,前前后后,都扎在大栅栏。京剧生了根。后来,叶春善选在这儿办起富连成戏班,盘算得妙。

刚入伏,天就大热,没唱多大工夫,他的汗就下来了,从脑门顺着鬓角往下滴。没谁给他拉胡琴,干唱。不碍的,几步外不是戳着一尊琴师坐像吗,不知道照着谁的模样塑出来的。琴师拉开架势,京胡斜在左腿上,铆劲儿运弓,满弓!唱腔被时间琢得圆转、流利、清畅,旋律的激越和高亢,对应着生命的漩涡与波涛。一曲西皮流水,心听得见。弦上的每个音,都那么脆,那么亮!丝弦是血,嗓音是乳,能配出世上好音!谐适为美。

没有伴奏,唱戏的那位照样抻脖子硬来,调门一高,有点唱不上去。他不管,嗓子是练出来的,不能歇。

他爱唱,唱去吧,图个尽兴!旁人不劝他。

有个亭子,四角攒尖。檐下悬匾,上写三个大字:富连成。漆板金书,有古朴味。这块地儿,原先是纪晓岚家的西跨院,设过富连成科班。跨院早没了,亭子往这儿一立,也算是纪念了。

悠悠皮黄,从岁月深处传来,给平常的日子添了滋味。

淡淡香芬飘在纯净的空气里。

这一带,大小胡同一条挨一条,缠成团。韩家潭、陕西巷、百顺胡同、李铁拐斜街,这几处三庆班、四喜班、春台班、和春班落脚的地方,学戏的弟子们兴许走熟了。大栅栏里的三庆园、中和园、广德楼,前门大街上的广和楼,闭眼睛都能找到。

银杏、国槐撑着天。曲廊跟前栽了好多花草,朵儿很大,红红粉粉,媚人眼。花匠说,是绣球。草缕净绿,平齐如剪,瞥几眼,心里静。还有竹,一株株很细溜,真是“绿竹入幽径”。

唱美了,那位也累了,这才收住音儿,喝口水,润润嗓子。

亭子不空,上午九十点钟,来了几个老头儿,一水儿的汗?儿,头剃得溜光,坐在短栏上聊得欢,一个一个,神意闲在。聊啥呢?戏呗!到了这儿,好像不舍得花时辰逗嘴皮子。聊着聊着,靠边的那位忽地来了神儿,起身,嘴一张,响出腔曲,嗓音冲,压过了说话声。没承想,身板这么瘦瘪的人,底气还挺足。他双眼眯缝,眉毛一挑一挑,还加进身段,乍一看,蛮像那么回事。唱的是《沙家浜》。对了,是《智斗》一折。他的声音一会儿粗,一会儿细,生、旦、净,全包了!这个年岁的人,都能来两口儿。熟悉的唱段,是拉近距离的语言。

Power by DedeCms